遊戲故事王者榮耀三年和三個中年人的遊戲故事

发布日期:11-30 作者:admin

  • 正文内容
  • 相关推荐

「這可以說是我人生中最高興的一件事,甚至比我在年底拿了優秀的考核指標還開心」,張珏說,他現在經常拿著這個獎項炫耀。

兩者相撞,朱雀法旗終於後繼無力,朝著一邊倒飛出去,直直的插在平民住房區,餘留的威勢將周圍上百座房屋震成粉末。祝天的身體也在朱雀法旗倒飛出去的那一刻化成了正常形狀,但是由於消耗過重,連支持飛行都做不到了。摔倒下來的時候好在被關義接觸了,但是下一刻,祝天在也忍不住,口中不斷咳血。

張珏是成都一家網際網路公司的老職員。3年前的一次偶然機會,張珏在應用市場上玩法攻略了《王者榮耀》,他突然發現一款遊戲不花錢也可以贏,還能獲得MVP。雖然張珏後來得知,他當時對戰的都是自動匹配的電腦,但從那時候開始,他便徹底愛上了這款遊戲。

3年後的一天,張珏收到了《王者榮耀》發來的官方提示,他已經連續1000多天登陸這款遊戲,從未間斷。

「我不一定要玩,但每天都要打開看看這遊戲」,張珏說,現在每天打開這遊戲都有一種儀式感,也可以說是一種信仰。

張珏今年30齣頭,在遇上《王者榮耀》之前,他從未接觸過MOBA類(多人在線戰術競技)的遊戲,但算得上是一名資深的RPG(角色扮演遊戲)的氪金玩家。在剛畢業那陣,他已經在魔獸世界中扔進了半套成都房子的錢。

可是他那時候他始終覺得,遊戲並不能讓自己快樂。「一切都很虛假,我有一次花了兩萬塊在遊戲裡面砸到自己登頂,但一陣強烈的喜悅之後,一切都變得索然無味」,張珏說。

在他此前的認知里,遊戲分爲兩種類型。一種是花錢,另外一種是花時間。然而《王者榮耀》讓他覺得,在短暫的時間裡,自己的雙手也有著獲得快感的魔力。

張珏是成都本地人,從小到大衣食無憂,卻也鮮有變化。即使是玩遊戲,他也自認爲不如年輕人的思維和操作那麼敏捷,所以他一般在遊戲中選擇輔助英雄的角色——只要做好本職工作,其他的交給隊友,這似乎也符合他對人生路線的預設。

但直到有一天,他發現了自己的另外一種可能性。在一次排位比賽中,張珏選擇了自己很少使用的射手英雄孫尚香。剛開始,張珏還被隊友們質疑和嘲笑他的水平,直到比賽到了後期,他在關鍵團戰中拿下了三個人頭,便進入了「瘋狂」的狀態,用他的話來說,那場比賽他就像庫里的投籃一樣,怎麼打怎麼有。

在比賽最後的一分鐘裡,一名隊友發送了一段文字:「集體保護射手孫尚香」,張珏看到之後就徹底被點燃了。

「這可能是我人生中高光時刻,這種團隊都認可的感受,讓我到現在都難以忘記」,張珏回憶起那場比賽,眼睛裡還泛著光。

這種現實世界難以獲得的成就感,可能是張珏長期眷戀《王者榮耀》的主要原因,但他也認爲,之前玩的遊戲是虛擬歸虛擬,現實歸現實。但《王者榮耀》是讓他感覺最接近現實的遊戲。

比如他在遊戲裡找到了各地最忠實的遊戲玩伴,在公司裡面找到了志同道合的隊友。「以前回到老家見到小孩只能發紅包,現在最起碼可以跟他們聊上幾句《王者榮耀》」,張珏說。

去年的KPL(《王者榮耀》職業聯賽)總決賽上,張珏喜歡上一支叫的隊伍,並目睹了這支隊伍從預選賽一直拿下冠軍,這可能是他這輩子第一次喜歡上一支競技隊伍。「當時老婆也陪著我看,我越看越激動,我感覺自己第一次跟競技賽事距離這麼接近」,張珏說。

張珏認爲,和其他競技類項目不一樣,比如籃球運動員,這是普通人和另外一個世界的人的差距,但《王者榮耀》的比賽,這些隊員其實都是普通人,區別可能只是菜鳥和高手而已。

KPL中的職業「記者」

有人將《王者榮耀》視爲信仰和生活方式,但對於10年媒體經驗的王怡來說,《王者榮耀》則是一份事業。

王怡曾是國內知名商業媒體的一員,工作內容就是跟分析國內各種頂尖公司的商業模式。但工作了十年之後,他突然發現,他似乎應該把這套方法論用在更多的事情方面。

王怡也曾是個追求完美的遊戲迷。在PC遊戲盛行的年代,他曾經是浩方平台有名戰隊的一員,代表參加過許多次CS的比賽。

「姜雲,你比以前強大了不少啊。」「不過,你似乎還沒有邁入化道境吧?」就在這時,那麒麟箭炸開的銀光之中,傳出了天澤老祖的聲音,也露出了天澤老祖的身影。雖然看上去他並沒有受到任何的傷害,但是仔細看去就會發現,他那雪白色的衣衫之上,出現了三道長短不一的口子,顯然是被麒麟箭所傷。

跟他的做事風格一樣,在接觸《王者榮耀》之後,他同樣覺得要玩就要玩到最好,但他也發現了這款遊戲有所不同的地方:跟其他競技類遊戲相比,要真正在高手局中獲得《王者榮耀》的勝利,更注重注重策略戰術和對英雄技能的理解。

剛開始他會跟許多的玩家一起相互討論如何布置更好的戰術。直到有一天,他看到一個叫做KPL的賽事在各大視頻網站中出現,觀衆們歡呼雀躍,在線看賽事的人數達到了幾十億。最爲關鍵的還在於,這些戰隊的戰術部署和打法跟他平時的想法非常一致。

「我爲什麼不能把我的戰術分析記錄下來,並分享出去了,這會不會受到這些參與賽事的人關注」,王怡隱隱感覺到,一種新的商業機會可能在其中。

「一款手機遊戲比賽能受到這麼多人的關注,當時我感覺這比傳統媒體有前途」,王怡從商業視角去分析,電競的能量會遠遠超過他此前的職業。

事實也正是如此。《王者榮耀》的數據顯示,《王者榮耀》職業聯賽(KPL聯賽)的觀看人數正以指數級上升。以2019年春季賽爲例,《王者榮耀》的總觀賽量達到了66億人次,同比增長了,總決賽線下觀察規模達到了18000人。2019年春秋季聯賽,KPL的觀賽人數分別同比上升了和。

在《王者榮耀》爆紅之後,圍繞其的創業方向並不少,比如主播,代打,陪練等。王怡認爲,《王者榮耀》既然是一場職業賽事,那必然需要像NBA,英超聯賽一樣,需要專業分析戰術的人。「就像NBA裡面有個專業的戰術分析作者張佳瑋」,王怡說。

下定決心之後,王怡便進入了熟悉遊戲的瘋狂模式。他一邊玩遊戲,一邊看比賽,一邊分析遊戲,試圖用快捷的方式理解這款遊戲的初技巧以及競技的戰術。最高峯的時候,除了8個小時的吃飯睡覺,他一天有16個小時都在窩在小房子裡打遊戲和分析賽事。

張怡賽事分析手稿

與此同時,王怡建立一個公衆號將自己看比賽之後分析的戰術梳理成文,推送到自己的平台當中。

「剛開始沒人關注,後來許多賽事戰隊的人和粉絲都過來關注了,大多數對我的反饋是專業」,王怡說。在運營了將近半年之後,虎撲也給他設立了專欄,而《王者榮耀》官方也將他的戰術分析文章作爲官方的發聲。

「一開始我覺得這可能只是淺嘗而止的興趣,但最後我發現,當每一場KPL比賽之後,許多人都等著看我的賽事評論,我突然覺得,這可能是我畢生要奮鬥的事業了」,王怡說。

(應採訪者要求,文中張珏和王怡爲化名)